现在的位置 抚州市教育新闻网 >电子报> >抚州日报B版> >B3>
大地回响

发布时间:2020-01-13 07:50 来源: 抚州日报
  

我有理由相信,这些树之精灵,是大地血脉的贲张。

与北方的树相比,它们少了笔挺和硬朗,它们妖娆而千姿百态,呈现出一种艺术品般的精致之美,就像我们身体的一部分,像摊开的手掌,像曲折的耳洞,像肺叶里的血管……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,他们将大地的血液传递给村庄,以及村庄里的人。

这是冬日的一个正午,降温结束后天气突然回暖,带来如春天般的气息。亲戚组织的一次采摘之旅恰逢其时,满足了我去乡野、去村庄走走的愿望。

古村落众多是我所居住城市抚州的一大特色。它们是这座城市重要的脏腑器官,看似点缀,却弥足珍贵。这几年,我也跟风似的去看过几个,其中有一个因某户外娱乐节目而被捧成网红的古村,游客众多,喧嚣中古村该有的“古”味被大打折扣;也去过反复翻建的古村,几年间修修补补,被现代审美侵蚀的屋舍宏大气派,反而没在古朴与现代之间找准定位,有些“四不像”,略微显得尴尬。这一次,我在黄坊村中发现了古村原本的秘密。

黄坊村位于灵谷峰南麓,地处临川与金溪交界地带。像上帝随意撒了一把作物,房屋稀稀落落地散布在土地之上。土地也不单调,平坦处有农田和果树,低洼处有潺潺溪流,爬坡处又似乎顺着方向朝灵谷峰爬升。不经意的到访,随意的欢迎,黄坊村如一幅画卷,展开了古村的历史真面貌。

迎接我们的是一棵乌桕,长在一处小土包上,树干在离地一米以上开始分出三根粗壮的枝干,接着再分成六根,俨然一片巨大的肺叶,在我的视角里,它直上云霄,白云成了肺泡,黑与白在强烈对比,倒影映在蓝白的天空中,从坡下望去,像一幅简约的图画。树叶落尽后,它的线条愈加明显,或许它早已谙透生命的奥秘,卸掉了盔甲,不再长叶子了。这一切,我不得而知。我只知道,它粗壮却干枯的树干在告诉我——这是一棵有历史、有故事的树。没有栅栏保护,亦没有字牌介绍树龄,这棵野外肆意生长的树,上百岁是肯定有的。它吸取地之精华,倒影映在天空,又沾了天之灵气。古建筑因傍着它平添几许古意,它又与古建筑配合相得益彰,让沉默的黄坊村不至于太过寂寞。

顺着最粗壮的那根枝桠的指引,青砖黑瓦、雕梁画栋的“黄岩别墅”出现在眼前。资料显示,黄岩别墅又称“南平世家”,是村人车先庆在清末民国初年所建。车先庆在湖南长沙做生意,为其儿子娶亲,在家乡建造了这栋中西合璧式结构的房屋。东西两院合一,房门石匾上刻有“黄岩别墅”四个大字,书法精致考究。西院为中式结构,大门牌匾为“南平世家”,寓其谨记福建祖先。

黄坊并非车姓村。在赣东之地,黄坊村是少见的多姓聚居的村庄。相传南丰双井黄振基、黄庆基兄弟少时随曾巩游学于灵谷峰,在此地结识了王安石兄弟,便建书舍于此,生活、读书于其中。后因王安国执笔题名“举林书舍”,取举拔人才必将如林之意。“举林黄坊”之名一经传开,多个姓氏迁来定居,“金车黄河(何)水,不荫一棵芋(于)”的名谚,便是说黄坊村有金、车、黄、何、于诸姓。如今,黄坊村民纷纷搬去城里,即便姓氏再多,光鲜已然不再。除去旅游开发,大多村庄成为空心村,这一点上,南北方毫无差别,黄坊村只是一个缩影,是数以万计村庄的普通代表,它的衰落与萧条成为必然。

即便如此,今天的黄坊村,车先庆回村为子嗣建房的故事仍在上演。即便年轻人回村务农的几率小之又小,在父辈心中,为他们在村里留下一房半舍的传统仍未改变。如同这次采摘的东道主,一个姓占的远房姐夫,和姐姐一起带着父母双亲在抚州做生意,孩子在城里读书,计划着在城里买商品房,可在老家建新房的想法一刻也未曾改变。他开玩笑似淡淡地说,为了回来养老,为了每年回来过年,为了想念这片土地时回来看看……

采摘在午后结束,孩子们累了,有人将带来的防潮垫在橘树下摊开,我们躲在树下品橘看山。遥想当年不同姓氏的人们从四面八方而来,迁居于此,不论选择诗书或者种养,繁盛不过一时,我不免唏嘘感叹。此刻,我们这一大群人,在古村里短暂驻足,好像每一步都踩在先人的脚印上,好像每一句喧嚣与谈笑都有回声。

我听见,大地发出阵阵回响。大地知道谁来过,也知道谁曾离开。

王明明


相关链接

微信公众号
抚州市教育新闻网
新浪微博

Copyright www.fzjy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抚州市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 
新闻热线:0794-8291213; 投稿:fzxww1234@163.com; 联系QQ:692926834
主办:抚州市教育新闻网 承办:抚州市教育新闻网 备案号:赣ICP备10201717-2  
          举报链接